南京南京墙绘联盟

【中国绘本馆地图之一】蒲蒲兰:种下绘本的种子

童书妈妈三川玲2019-02-10 09:08:16

这是童书妈妈第98篇分享 

在中国,从事出版、书店行业,能被人发自内心地尊敬的,能充分尊重读者的,能十数年坚持耕耘的,能不唯大唯多的,能以高品质要求自己的,能至今保持平和心态的,真的不多。蒲蒲兰算是其中一个。

 

为什么这么说,当我问蒲蒲兰的总经理,来自日本的石川郁子女士,“这些彩虹地毯每天清洁,每年更换,麻烦不麻烦”;“邀请日本绘本大师来中国讲课,累不累”;“独立出版中国原创绘本,难不难”;“在异国经营蒲蒲兰书店,压力大不大”……她的回答非常坦陈,我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非常麻烦,非常累,非常难,压力非常大”。我又问她,“那你还会这样做下去吗?”。她给了我同样发自内心的微笑,温柔而坚定的回答,“蒲蒲兰,我还会这样,继续做下去”。

 

推广绘本阅读的源地:不是小人书的图画书

 

绘本,是英文picturebook的译词,主要是从日本、台湾地区传来后近几年开始普及的词,也叫图画书。绘本的图不仅是图解文字的插图,而是图也在以不同于文字的方式讲故事,适合于那些还不识字,但读图能力却在迅速发展中的幼儿阅读。

 

                ——日本绘本之父 松居直

                                   

 25年前,石川来到中国学习汉语,当时,中国孩子看的图画书,被称为小人书,内容大多是历史、革命故事;20年前,东京女子大学的研究生石川遇到了日本最大的儿童出版社白杨社的著名编辑坂井宏,他问石川,“为什么中国没有绘本”;15年前,已是白杨社社长的坂井宏,和自由撰稿人石川再提“在中国普及推广绘本”的梦想,石川受任白杨社的北京办事处代表开始策划中国的绘本事业;10年前,北京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石川出任董事总经理。

 

十年以来,蒲蒲兰一直引进翻译多种绘本,原创出版中国绘本,终于度过了绘本从无到有,从小众到大众,从阅读到创作的艰难历程。十年前蒲蒲兰在中国开设全国第一家绘本馆,今天绘本馆已经遍地开花,但蒲蒲兰却还只有北京、上海、沈阳四家实体书店,并未大举扩张。但同时,蒲蒲兰却一直持续在举办儿童绘本培训课程,邀请绘本大师来中国讲课交流,开设培训课程指导绘本书店运营,设立绘本训练营培育本土作者……

 

写下上面这些文字,是容易的。但是,作为一名和图书、出版、创作打交道十几年的编辑、出版人、作者,我深深体会得到石川和她的蒲蒲兰这些年所经历的艰难与困苦。

 

我们都知道,中国由于政策原因,对民营出版有诸多的限制,更何况一个来自日本的出版社,要在中国从事当时一片空白的“绘本”事业,要开一家实体的只卖绘本的儿童书店,这近乎是天方夜谭的神话。

 

石川并非不知道其中的困难,以至于当时来中国的时候,特别向坂井宏提出“需要十年,您能等吗”的条件。我不知道,一向做事严谨的日本人,是否将这句看似戏言的话当作条款。但是,我知道,从那一天开始,石川就以付出十年的心态,来做开创时期的每一个细节就这样十年后的今天她也实现了当时的诺言。

 

为了让当时的家庭,能够直观地感受到绘本的魅力,蒲蒲兰在建外SOHO开启了第一家绘本馆。

 

为什么选择在一个活力时尚的地方?是考虑了这是一个新的潮流,吸引的是年轻一代的父母。为什么专门请著名的建筑设计师迫庆一郎,为蒲蒲兰设计专业个性的空间?是因为迫庆一郎在设计建外SOHO后,为蒲蒲兰独特的想法所打动,就顺带着多做了一件事。为什么蒲蒲兰根本不像是一个书店,不像一个教室,也不像是一个图书馆?是因为蒲蒲兰认为,阅读是快乐的,那么这个地方就是属于孩子的,就应该是可以坐的、爬的、躺的,越轻松越快乐越好的乐园。

 

正是这样的一股劲头,蒲蒲兰绘本馆成为了一个景观,很多人被吸引到这里来,才发现图画书这么有趣,阅读可以这么放肆,孩子这么爱读书,阅读这么有趣。

 

很快,国际上的一些专业机构就开始注意到中国北京的这家小书店。“全球最美的20家书店”的评选方 Flavorwire.com网站这样评价蒲蒲兰:“不能低估实体书店的重要性,它可以是小区中心,也可以是值得浏览并探索的地方,因此评选为全球最美的20家书店。”

 

陆续地,蒲蒲兰获得了世界六大最“酷”书店、全球最美的20家书店、全球10个最具创意的书店等等的荣誉。“就连日本本土也没有儿童书店得到这些荣誉呢”,石川带着自豪的笑容告诉我。

 

儿童自由阅读的乐园:让父母和孩子一起读绘本

 

幼儿的阅读主要跟大人一起进行,他们用眼睛看图,用耳朵听大人念给他听的文字,眼睛看的视觉语言和耳朵听的听觉语言在他们的脑海里有机融为一体,显现出属于自己的故事世界,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绘本世界。

                                                                                ——日本绘本之父 松居直

 

蒲蒲兰开始以绘本阅读出名后,很多家长会把这个隐藏在一众高楼中的小书店,作为周末休闲的好去处。

 

在这里,不用担心卫生状况,日本人的清洁意识,全球可排第一;在这里,不用担心安全,专业的建筑师特别设计的空间,最适合孩子自由玩乐;在这里,不用担心孩子看到不好的书籍,白杨社是日本第一的专业儿童出版社,石川是热爱中国文化的学者,为孩子们层层筛选了高品质的图书;在这里,不用担心孩子的举动被店员训斥,这里的店员大多是毕业于中央美院等高校的,热爱艺术也热爱儿童的女孩子;在这里,也不担心无聊,既有可以随便翻阅的绘本,还有各种自己制作的小玩意儿、小玩具……

 

在这以前,中国很少有“亲子阅读”的概念。仿佛睡前故事只出现在外国电影之中,中国的父母基本上不会陪孩子读书。大人的书,不适合读给孩子,而孩子的书,大人也读不进去。尤其,是6岁以前的孩子,当时根本上是无书可读。那么,6岁之前的孩子,是不是就不需要读书了呢?恰恰相反,这个时期是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最佳时期。绘本,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里,都是孩子的第一本书。

 

2005年中国做绘本出版的出版社实在太少,中国家长不能接受这种只有寥寥十几二十页,没多少个字的书要卖10几块钱。蒲蒲兰绘本馆虽然已经开张,设计得也非常漂亮,但是,真正能够摆在书店里面的大陆出版的图书却是稀稀拉拉的没有多少。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卖的是原版书:日本绘本一面墙、欧美绘本一面墙、台湾一面墙。所有走进这间书店的读者,其反应都是特别感动。他们不太明白这些书是什么书,有很多人觉得这样的书特别浪费,也特别贵,但是,他们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些东西特别好,应该当一个特别的礼物买回去给自己的孩子。

 

很多家长陪着孩子,来到绘本馆,翻看着艺术性、故事性都那么优美的绘本,很多人都被震惊了。在蒲蒲兰绘本馆里,你会经常看到,孩子看绘本看得咯咯之笑,妈妈看绘本看得泪湿了眼眶。

 

我想十年前的石川并没有预测到今天:由于网络书店和电子书店发展,实体书店纷纷倒闭,形成了书店关门大潮。与此相反的是,儿童书店儿童图书馆却如雨后春笋般的起来了。这些绘本馆要在图书选品、活动策划、经营指导各方面进行学习,如果要选择一个学习对象的话,肯定是离不开蒲蒲兰的。因此,蒲蒲兰也定期举办绘本馆经营的培训。

 

因为自身出版品种多、这样的行业地位和社会名气,很多绘本馆和社会单位都选择向蒲蒲兰进货,蒲蒲兰也在2009年取得了图书批销权。蒲蒲兰很快成为成为了儿童图书的重要销售渠道,这个渠道最好的意义在于它能够按照绘本好坏的本心来挑选图书,并有合适的保护定价,能使这个行业良性运转下去。

        

就这样,蒲蒲兰开始是个儿童书店,因为无书可卖,进行了绘本的引进和出版;因为本土创作匮乏,又扶植和培育本土创作力量;因为绘本馆的发展,又变成销售和培养管道……蒲蒲兰在一步步践行绘本启蒙之路。

 

引进高品质绘本的码头:让孩子看到全世界最好的绘本

 

为培养儿童有品质的审美能力,应该从小多接触有品质的艺术品。在西方几十年一直受欢迎的经典绘本,大部分的颜色并不鲜艳,甚至过去黑白印刷的绘本至今还在不断地重印,不断地受到下一代小读者的青睐。我们也不妨考虑给儿童原汁原味的高品质的艺术品吧。

                                                                                    ——日本绘本之父 松居直

 

世界上最好的绘本在哪里?石川心里有一个世界绘本地图,“世界各地的绘本图书的出版信息,比如哪些欧洲出版社出版了品质好的书,或是有才华的作者又创作了哪些新东西,我们都了如指掌。”但是,如何将这些高品质的好书,引入到中国来,是一条漫漫的长路。

 

日本没有国家出版社,没有国家发行机构,没有总经销,也没有地域保护政策,都是按照市场规则运行。同时,日本有再版制度,保护图书无论在实体书店还是网络书店销售,都不能打折扣。而在中国,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况。民营书店如果要涉足出版,只能绕过层层的关卡,和国内的出版社合作出版,同时,民营书店也不能连锁经营,没有发行权……这些,虽然石川在中国时已经有所耳闻,但等蒲蒲兰实际运作起来,才知道困难到底有多大。

 

你可以想象一下,面对我们的文化审批部门、工商行政部门,一个中国人尚且要经受层层的折磨。更何况是一位来自日本的女人,她就是这么微笑着、硬扛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而且,从内容上来说,并不是好的就是适合的。当时的中国,很多家庭即便接受了绘本这种形式,还是以教育类、功能性的为主。对艺术性、创意性、趣味性的绘本认知度不高。这让当时的石川异常遗憾,“每次去意大利博洛尼亚书展上,看到那么多风格很特别的绘本,都不敢引入到中国”。绘本最终还是要和时代、地域、文化相结合,石川说她也不着急,“好绘本多着呢”。

 

于是,以低幼孩子为主,有着明亮的色彩的绘本,比如《蚂蚁和西瓜》,《谁藏起来了》,《蚂蚁和西瓜》等等,都来到了中国。并且,强调功能性的小熊宝宝系列绘本,甚至成为了很多家长给孩子买的第一套绘本。慢慢地,宫西达也、安野光雅、伯宁罕、莫里士·桑达克、李欧·李奥尼、戴维·威斯纳、香农、安东尼·布朗……等等一大批国际绘本大师的作品,也都被中国的读者接受了。

 

 

培育原创绘本创作的苗圃:蒲蒲兰选了一条艰难的路

 

图画书的内容可以不断激发对话。在对话中进行心灵沟通,正是让幼儿接触图画书的最重要的目的。换句话说,以图画书为媒介,帮助大人与幼儿心灵相通,才是给幼儿看图画书的意义所在,所以图画书可以说是大人与幼儿进行心灵沟通的场所。

                                                                                     ——日本绘本之父 松居直

 

如果只是把日本或欧美的绘本简单翻译,引入中国赚钱,“那我们只要卖版权就好了,就不会来中国做蒲蒲兰了”,石川说,“我有一个绘本的梦”,“蒲蒲兰的理想,是在中国出版原创的、真正优秀的本土绘本”。

 

“这很难”,我说。“是的。所以,我才来做”,石川回答道。

 

我的梦想和石川有高度的重合部分,但她是一位来自日本的女士,独立支撑了十几年,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深深地敬佩她。我自己在五、六年前开始进入绘本出版,前期走了很多弯路,也经历了颇多的困难,甚至有不少夭折的、失败的、至今还在修改的项目。所以,我特别能体会到石川柔弱的身体温柔的性格后面,有着多么强大的内心。

 

石川开始寻找本土画家、作家,还要培养培养出中国本地的绘本编辑、美术设计。就这样,周翔等画家,开始出现在蒲蒲兰第一批合作的画家中。从白杨社来的编辑中西文纪子和周翔一起讨论,确定主题为南方的“早市”,一起回到周翔的老家江浙小镇采风。然后,画草稿,修改,再修改……

 

这一画就是三年。再加上后期的编辑、设计印刷等环节,水粉绘本《荷花镇的早市》,在五年后面市。

 

“要是放在中国的出版社里,早黄了”,我告诉石川,也告诉她,我正在做的原创项目,每个的周期都是三年以上。石川说,“是啊,我们对作者给予最大的尊重和宽容,作者也信任我们后期的品质把控,慢慢来!”

 

后来,这本绘本获得了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也成为中国原创绘本的典范,至今都是长销图书。而蒲蒲兰就是用这种最笨的方法,一本一本做着。《风筝》、《小橘灯》、《团圆》、《北京——中轴线上的城市》等等一批最具中国风情的高品质绘本诞生了,也引来中国画家、作者的创作潮流。

        

很少有人知道,蒲蒲兰曾经出版过一套和平绘本,以中日韩三国的作者为创作者的“祈愿和平”系列绘本。我之前在《为什么要给孩子看非虚构绘本》一文中有过专门的介绍。在这里,我要再一次为蒲蒲兰所做的事情,表达敬意。虽然,这样的图书,在现在这个时代还卖得不好。但是,如果没有人去做的话,这些往事就会被遗忘,这些情怀就会被淡忘。我们,也就失去了和这个时代对话的可能。

 

进入绘本编辑领域我深知,好的绘本,在绘者、文字作者和编辑的铁三角合作,尤其是编辑,扮演的角色更像是导演。而中国绘本原创力,在各个方位都是不足的。因为这个原因,蒲蒲兰在2013年也开启了奇遇纸间的绘本创作研习营,邀请了国内外大师,对插画师、文字作者、童书编辑进行培训交流,以达到整个行业的提升。

 

和石川聊到最后,我提到了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我问石川,“既然选择了,就要走下去,是吗?”

 

“是的,我们还在路上”。石川笑着说。

回复 生活方式 可看童书妈妈首度演讲实录《让阅读成为孩子的生活方式》

回复 baby 可看《世界上最让人心头柔软的书单——婴儿书单

回复 安全 可看《推荐三本书,远离性侵害》

回复 良心1 可看《最受信赖的童书大奖和书单-国际》

回复 良心2 可看《最受信赖的童书大奖和书单-国内》

回复 睡前故事 可看《睡前故事影响孩子的医生》

回复 屎尿屁 可看《用幽默方式解读和应对小朋友的低级趣味》

回复 哲学 可看《让孩子看点哲学书》

请支持童书妈妈,如果觉得“童书妈妈”的文章有价值,恳请分享到朋友圈、家长群中,让文章走得更远,让更多家长看到!




 

 


Copyright © 南京南京墙绘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