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墙绘联盟

据说,媲美“最文艺”厦大芙蓉隧道的校园手绘墙就在这里了

马鞍山市外国语学校2019-02-09 10:01:50

| 学子| 教师 | 学校 | 故事 |

教育让师生共同成长

“学生是学校存在的第一理由,马外为未来培育人才”

讲好学校故事,让社会重新发现马外!

分享从指尖开始!



都有看到过厦门大学芙蓉隧道整片的涂鸦墙

那里可以称得上是厦门的城市名片

也被夸赞为“最文艺”涂鸦墙

这个春天

在我们马外的校园里

也弥漫着文艺的气息

教学楼里,正由他们

绘出会说话的墙!

(校园手绘师们的合影)


2017年盛夏,骄阳似火,马外的校园内也如火如荼地开展了内饰装修工作。空乘楼的“补妆”,行政楼外侧墙体的“维稳”,还有整个操场、教学楼和办公楼廊厅的“会说话的墙”布置工作。

说起这个“会说话的墙”,其实是马外一以贯之的坚持,学校要有文化氛围,要尽可能的让墙面变得“会说话”起来,要尽可能的提供平台展示学生的成长,教师的风采。

不同的墙面被分割成各种生动,多元的形式,似乎也是在无言的证明着这是一所强调多元化,尊重差异性,追求教育生命与空间丰富度的学校。

具体展示什么?挂照片?贴展板?还是摆物件呢?美术教师们走到了这一面面想要说话的墙面前。

年轻的美术老师于佳君回忆起当时状态说道:“我就觉得从开始的时候,难度就特别大。因为所有东西关乎到设计,关乎到制作,关乎到很多细节。这么大的工作量,这么多的墙面,我们仅仅只有三位老师怎么能完成得了呢?

我们要相信学生,并依靠学生,因为孩子们有无穷的潜力。”美术组的专家阚婷老师说。

(阚婷老师指导学生对画面进行布局)

(祝金燕老师和她的弟子们在完成的作品前)

(于佳君老师既是德国交换生XENIA的美术老师又是她的中文辅导老师)

带着惊喜与期待,时间的主人温情地给出了答案。

经历了三个月的破题、解题,与同事、学生共进退的时光,学生眼中“人美话不多”的大姐姐于佳君老师回忆说:“设计时,我们首先选择了离美术老师办公室最近的五楼廊厅进行试水。由于我们带的孩子年龄阶段不一样。像阚婷老师是带高中的,祝金燕老师带初二的,我是带初一的。因此在选择学生的时候,从各方面他的能力,实践的经验状态都不一样。我们三个老师需要在一起要合计,要分工,在整个过程中,每当我们三位老师遇到悬而不决的问题时,我们都会听听学生们的建议,向孩子们求智慧,与他们探讨,相互启发,集思广益。孩子们总有一些独到的想法,我特别喜欢和孩子在一起相处,我明显的感觉到,其实在专业上,我仅仅是老师而已,但是在创作和思想上,也许他们是我的老师。

孩子们会经常给了这些“美术专家们”一个个大大的惊喜。当他们调到某个颜色的时候,他们会说“老师,我觉得这个颜色会更好看。”每每如此,都会得到老师们的肯定与赞扬。“有的时候确实孩子们讲的是对的。孩子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什么?他通过他的实践告诉你,你的理论不一定是可靠的。”理论来自于实践。在学生面前,老师们体现最多的不是能力,而是经验。但是实际上在处理这些事情上,很多时候经验不一定是完全是特别占优势的一样东西。“你比如说这个颜色,我说墨绿色,学生即便它调出来了,他也不觉得老师你这个墨绿色在我这个绘画实践上是最佳颜色,他会给你一种不一样的东西,他会告诉你,通过实践告诉你,我调出来这种绿色会比你刚刚跟那个颜色搭配更好。所以我为什么喜欢跟学生合作?这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有一种教学相长的感觉。我很喜欢在他们身上吸取他们样的东西,他们最牛的就是他们的二次元。这是可以说是不同时代的这种美学审美。”


三位美术老师们都这样畅想,也许等孩子们多少年以后回到校园,看见这一幅幅唯美的画卷,回忆起从“会说话的墙”到“绘说话的墙”这段义无反顾的追求内心所爱的经历,回想起与老师一起设计,亲手绘制的“心灵画卷”融进母校的血液中,将会是怎样一种体验。

她们经常说:“我们不要把它作为一个校园文化墙的设计,其实就是对家的一种另类的一种装潢,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想要的马外这个“家”的一种呈现方式去呈现你们在花季雨季中朝夕相处的空间的最美的一面。”

从“会说话的墙”到“绘说话的墙”,孩子们凭着对校园永远多一度的热爱,凭借着对生活多一些的领悟,执着的让校园更像孩子们的家园;而我们的老师们凭着对教育工作多一度的挚爱,凭借着对孩子们多一些的期待,或驻足凝望、或携手相伴,让原本矗立在旁的冰冷墙面变得有温度起来,让有些开始变得冷酷的教育变得暖心起来。



Copyright © 南京南京墙绘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