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墙绘联盟

老知青漫画当年

红色边疆荒友家园2019-02-10 06:00:00

曾经为许多知青文章做过插图,其中不乏随性的涂鸦,集中到一起倒也有趣。


闲时看看不免感叹,唏嘘、回眸、百感交集不敢忘记。

离家北上大串联,扒上空车睡得甜,车停煤城山将倾,逃命要紧一溜烟。

脚手架上绘巨像,通宵达旦涂大墙,累眼惺忪数错格,伟人呈现愚儿相,幸得夜深无人知,火速铲除免祸殃。

下乡之前学几招,学会理发省钞票,耍过推子玩剃刀,师傅悲催学鬼叫。

初到村里刚落脚,公社开来领米条,每人口粮三十斤,自去县里粮站挑。十五六岁嫩肩膀,生来只曾背书包,十七八里丘陵路,磨破脚板压断腰。

插秧站在秧田里,双脚浸泡泥水里,蚂蟥叮腿红肿烂,眼泪流在心底里。

大批判,天天搞,大会小会喊口号,政治挂帅万事小,口号能把肚填饱。

比比谁对领袖爱,比比谁对领袖忠,你的像章挂胸前,我的像章别肉中。

要把革命重担挑,政治素养须提高,现学现卖来讲用,就怕做得不够好。

镜片破了用纸糊,养鸽不知进谁肚,小狗无食长不大,悲歌一曲苦苦苦。

筋疲力尽回宿舍,步履蹒跚去食堂,端起碗来照见人,美其名曰玻璃汤。

从小就爱玩弹弓,下乡发威显神通,一为粮仓除鼠患,二缓肚内无食空。

某君恋上某姑娘,情书一封诉衷肠,不料惨遭当众辱,思想肮脏臭名扬。

男女知青谈恋爱,采朵野花来表白,只因你在食堂做,可以多打饭和菜。

大干快上真要命,不讲科学讲拼命,生产事故频频发,赤脚医生忙救命。

木工电锯真危险,专打下身不打脸,幸好未中靶中央,留得命根好繁衍。

扬鞭驰骋出征去,遗憾条件不允许,下乡终圆儿时梦,人家骑马我骑驴。

猪司令,觉悟高,再脏再累从不挑,唯独不懂猪需要,揍得猪郎满院逃。

对面满山长怪树,个矮头平身子粗,原是当年日寇伐,毁我青山掠财富。

这位知青性情烈,领导安排去打铁,汗水冲去顽戾气,横劲蛮力锤下泄。

忽冷忽热似筛糠,紧裹棉被独对墙,疟疾俗称打摆子,爹娘若知痛断肠。

邻村斗殴争水源,知青鲁莽冲在前,恰逢对方愣头青,一命呜呼奔黄泉。

队里有名卫生员,队长看她有点闲,再喂两头小猪崽,人畜兼顾谱奇篇。

深山老林去盖房,伙食升级犒饥肠,提前数日完了工,所有美食一扫光。

辕马受惊发了狂,前方路人临祸殃,知青迎着危险上,勇截马车险化祥。

前线民兵保国家,实弹射击练打靶,动作生疏加紧张,训练差点变自杀。

男生搭车他不拉,一见女生就停下,不料随后上一帮,司机中计恨咬牙,到站不停似疯马,知青妙招够奇葩。

首次独行出远门,大雪封路慌了神,幸得大叔伸援手,东北处处有好人。

农场靠近火车站,知青扒车蹭着玩,不看沿途好景观,直奔餐车吃饱饭。

中秋佳节倍思乡,探亲归队返远疆,带来月饼遭哄抢,美味入口忘爹娘。

凿穿冰面立桥桩,齐心协力来打夯,天冷心热忙生产,架桥筑路通四方。

知青知青徒虚名,人微言轻无人听,图纸有瑕偏不改,风来果然掀房顶。

扛枪狩猎进深山,野鸡野兔解饥馋,不巧碰上凶猛兽,吓死宝宝再不敢。

姑娘只身行林间,拒绝搭车宁冒险,连长惊闻返回接,不见人影只见血。

上级领导来视察,威武手枪腰间挂,胡吃海喝肚欠佳,急急入厕去减压。不料手枪重又滑,一滑滑到蹲坑下,领导急得跳伦巴,群众吃瓜看笑话。某君奋勇来救驾,搅屎果能换乌沙。

探亲出差回家住,还挤熟悉“鸽子屋”,哥俩同睡秀手足,扯破被褥压塌铺。

搭上猪车赶过年,破车超载不畏险,顶风冒雪强上路,爆胎断轴傻了眼。

家庭成分是堵墙,读书上调受影响,担心室友想不开,彻夜陪聊解忧伤。

冬季刨粪正当时,化成春肥换粮食,扎紧衣袖防私藏,俺再献颗比利时(鼻里屎)。

明明高喊要扎根,暗暗托人走后门,捱捱几年镀过金,悄悄跳槽奔前程。

当年插友重聚首,有人风光有人羞,曾经狗眼看人低,今日自嘲流浪狗。

来源:上海知青网


   长按左边二维码关注 红色边疆荒友家园公众号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访问 红色边疆荒友家园网站

Copyright © 南京南京墙绘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