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墙绘联盟

手绘杭州,用最传统的方式来记下这座城市

独爱杭州2019-02-10 16:54:00



原文载于《都市周报》NO.386期 A04-09

文| 厉玮·图| 步恩撒


第一个手绘杭州的人是谁?应该不是白居易倍加推崇的萧悦,更不是刘松年,但刘松年算是比较早因画杭州而出名的人。他是李唐的再传弟子,正版杭州人,因为家住清波门,人称“刘清波”。刘松年手绘的《四景山水图》深度还原了当年的西湖四季,美醉了一大拨人。

还需要用什么来配搭杭州呢?山水在这里,鱼虫在这里,婆娑的街巷在这里。杭州勾留住了四季,还有这些手绘者。快门记下一场风景,最快只需要1/200秒,但仍然有人愿意用最传统的方式来记下这座城市。

是的,就在这里,我们都心甘情愿地被美景打败。


水彩秘境
谢超敏

一个多月前,谢超敏在19楼上首发了《我的手绘旅行本之杭州篇》。帖子刚po上去,点击量迅速破万。老杭州纷纷点赞说太传神了,也有人会被这些刁钻的视角迷惑,觉得她笔下的杭州迷幻得不真实。


北山路

北山路的秋天是看不到天空的。

一片片法桐叶子慢慢地变黄、渐红,颜色从浅到深。开始时是羞涩的,慢慢地热烈着。忽然一抬头,已是满目的金黄,和浓醉的艳红。


龙井路

杭州的深秋,数龙井路来得最猛烈,谢超敏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这里有山、有水有风情,还有乾隆亲笔诏封的十八棵茶树


法喜寺

灵隐寺净慈寺韬光寺?这写的是上天竺的法喜寺。离安缦法云(这张也上)不远,杭州最美的读书地杭图佛学分馆就在边上。一杯茶里的时间,谢超敏的内心就能得到一整天的清静。


马克西湖
夏克梁

马克笔的名字来自音译marker,意为“做记号的笔”。在夏克梁的手中,一根最便宜不过几块钱的马克笔,能发挥的作用却远不是写上几个既粗糙又庸俗的字那么简单。有人用文字记录生活的一切,有人用相机拍下生活的点滴,而夏克梁的记录工具,则是一根马克笔。


西湖有三绝:断桥不断,孤山不孤,长桥不长。断桥和孤山名气太大了,这座位于南山路旁的石桥却常被人忽略。在画它时,夏克梁特意加入了一些古旧的元素。

夏克梁喜欢西湖的桥。画了断桥、长桥后不满足,还有一座玉带桥呢。它是西堤上唯一的高拱石桥,当年乾隆从昆明湖乘船到玉泉山,这个桥洞是必经的通道。


三潭印月是夏克梁觉得最难画的地方。三个石塔孤独地伫立在西湖中央,画面太简单也是一种麻烦啊。虽然西湖水干净清澈,但夏克梁有意识地多加了些水生植物,和事实稍有出入,但更具鲜活的生命力。


黑白街巷
焦俊

焦俊的素描本,就是一本杭州被忘录。他的画笔总有一种紧迫感,生怕这些老街旧宅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在不断叠加的黑白线条之间,有纠葛,有念想,有不安。

如今,当焦俊拿起画本回到曾经驻足的街巷,只剩一地树籽,所有的人事都四散在天涯了。


孝女路承德里二弄

孝女路是为了纪念岳飞的女儿银瓶。这一带与此相关的遗迹不少,除了岳王路,二十年前在路北头的庆春路上还有一座亭子,就叫做“孝女亭”。



大井巷朱养心熬药工场

大井巷有杭城最古老的商住建筑,还有世代相传的原住民,朱养心家族住在这里已经有400多年了。朱树培是朱养心第13代传人,也是朱氏家族中唯一一个以药工身份在世的后人。


中山中路四拐角以南

这里就是现在的“南宋御街”。2006年春节,听说这条街要被重新改造,焦俊赶紧动手。一个人站在街角捱着冻,记下了这一片民国时期的欧式建筑。


想欣赏更多美图,回复“水彩”、“马克”、“线条”即可!





Copyright © 南京南京墙绘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