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墙绘联盟

中国古建筑小常识 1

青岛青禾建筑设计事务所2019-02-09 11:54:22

中国古建筑小常识  

(注:本文所用图片及部分资料均来自百度搜索)

—— 梁思成与《中国建筑史》


《中国建筑史》(图一)成书于1944年,作者梁思成。他是我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著名的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中国建筑历史与理论学科的奠基人之一,也是中国“第一个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古代建筑的学者”,因而他也被专事研究中国科学史的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称为——研究“中国建筑历史的宗师”。正是这位宗师与其夫人林徽因一起,顶着抗日战争纷飞的炮火,置艰难困苦的恶劣条件于不顾,在同事们的帮助下,用了近10年的时光,对全国近200个县城的两千余个古建筑项目进行考察,“以测量、绘图、摄影各法”,系统收集、记录、整理各类有价值的文字与图片资料,完成了《中国建筑史》的撰写,这本巨著因而也成为中国第一部由中国人自己编写的公正权威的建筑历史。

《中国建筑史》在总述中国建筑历史的基础上,对各时期建筑活动、现存实物又进行了略述,并就每一时期的建筑特征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脉络清晰,行文流畅;文字优美,富蕴诗情。书中术语颇多,然因图文并重,相得益彰,虽业外人士,读来也全无艰涩苦硬之感,相反温润如玉,齿颊留香,想来这一切应得益于夫人林徽因相助之缱绻。梁思成先生在他的1954年油印本《中国建筑史  前言》中说道:“在编写的过程中,林徽因、莫宗江、卢绳三位同志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林徽因同志除了对辽、宋的文献部分负责搜集资料并执笔外,全稿都经过她校阅补充”。梁夫人不但以同行的身份给梁先生以专业的帮助,更以诗人、作家的浪漫,为《中国建筑史》增添了一抹诗画意韵,令著作余味无穷。故而,《中国建筑史》不仅是梁先生的颠峰之作,更包含了林徽因对中国建筑艺术、对梁思成先生的一片深爱之情,也使得这部反映中国古建筑宏大雄伟之气的历史巨著,氤氲些许温婉柔曼的女性气息。正是不求多情而自多情矣!


一、建筑是民族文化兴衰潮汐之映影

“中国建筑乃一独立之结构系统,历史悠长,散布区域辽阔。在军事,政治及思想方面,中国虽常与他族接触,但建筑之基本结构及部署之原则,仅有和缓之变迁,顺序之进展,直至最近半世纪,未受其它建筑之影响。数千年来无遽变之迹,渗杂之象,一贯以其独特纯粹之木构系统,随我民族足迹所至,树立文化表志,都会边疆,无论其为一郡之雄,或一村之僻,其大小建置,或为我国人民居处之所托,或为我政治、宗教、国防、经济之所系,上自文化精神之重,下至服饰、车马、工艺、器用之细,无不与之息息相关。中国建筑之个性乃即我民族之性格,即我艺术及思想特殊之一部,非但在其结构本身之材质方法而已。”这是梁思成先生在他的著作《中国建筑史》绪论中谈及中国建筑特征时说的一番话。

二、为什么要研究中国建筑历史?

梁思成先生认为,“研究中国建筑可以说是逆时代的工作 ………… 自“西式楼房”盛行于通商大埠以来,豪富商贾及中产之家无不深受新异,以中国原有建筑为陈腐…………原有很精美的建筑物多被拙劣幼稚的所谓西式楼房或门面取而代之。主要城市今日已拆改逾半,芜杂可哂…………这与在战争炮火下被毁者同样令人伤心,国人多熟视无睹。盖这种破坏…………已成为习惯也”。“中国金石书画素得士大夫之重视。各朝代对它们的爱护欣赏,并不在文章诗词之下,实为吾国文化精神悠久不断之原因。独是建筑,数千年来,完全在技工匠师之手。其艺术表现大多数是不自觉的师承及演变之结果。虽在实物上为世界留下许多伟大奇迹,在理论上却未为自己或其创造留下解析或夸耀。因此一个时代过去,另一个时代继起,多因主观上失掉兴趣,便将前代伟创加以摧毁,或同于摧毁之改造”。“修葺原物之风,远不及重建之盛”,“古物的命运在危险中”。“中国建筑即是延续了两千余年的一种工程技术,本身已造成一个艺术系统,许多建筑便是我们文化的表现”,“…………常表现着中国的智慧及美感”,“搜集实物,考证过往,…………在传统的血流中另求新的发展”,“以我国艺术背景的丰富,…………创造适合于自己的建筑”。

三、《中国建筑史》概要

(一)中国建筑的特征

1、始终保持以木料为主要的建筑材料。“中国建筑数千年来,始终以木为主要构材,砖石常居辅材之位,故重要工程,以石营建者较少”。“不求原物长存之观念”也是导致中国古建筑无法保留于世的遗憾原因之一。 

2、采用“构架制”的结构原理。即以立柱四根,上加梁枋构成“间”,再覆以屋顶,加以墙壁的结构模式。“中国建筑之所以能自热带以至寒带;由沙漠以至两河流域及滨海之地,在极不同之自然环境下始终适用,实有赖于此构架制之绝大伸缩性也”。

3、斗拱是结构的关键。“在木构架之横梁及立柱间过渡处,施横材方木相互垒叠,前后伸出作斗拱,…………承受上部结构之荷载,转纳于下部之立柱上,故为大建筑物所必用”。“斗拱之组织与比例大小,历代不同,每可籍其结构演变之序,以鉴定建筑物之年代,故对于斗拱之认识,实为研究中国建筑者所必具之基础知识”。

4、外部轮廓特异。

(1)屋顶翼展,形成美丽的曲线(图二)。利用“生起”的建筑手法,即建筑物的檐柱(檐下最外一列支撑屋檐的柱子,也叫外柱)由当心间向两端依次升高(角柱比当心间的两柱高 2~12 寸),其余檐柱也依势逐柱升高。使檐口呈一缓和优美的曲线。这种做法多出现在宋、辽建筑中,整个屋檐仅当心间为直线段,其余全由曲线组成。屋脊两端也因此被垫高,形成曲线,使之与檐口相呼应。清代建筑无角柱升起的做法,屋顶翼展现象远也不如前代了。 

图二  历代殿堂屋顶翼展演变


(2)崇尚高大的阶基,与崇峻的屋顶互为呼应(图三)。“周秦西汉时尤甚。…………至近世台基阶陛遂渐趋扁平,仅成文弱之衬托,非若当年之台榭,居高临下,作雄视山河之势。但宋辽以后之“台随檐出”及“须弥座”等仍为建筑外形显著之轮廓”。

(3)木质屋身(屋顶与台基之间的部分)是立面的主要中部(图一)。“此段正面之表现仍为并立之木质楹柱与玲珑之窗户相间而成,鲜用墙壁。左右两面如为山墙,则又少有开窗辟门者。厚墙开辟窗洞之法,除箭楼仓廒等特殊建筑外,不常见于殿堂,与垒石之建筑状貌大异”。

(4)院落组织(图四)。“凡主要殿堂必有其附属建筑物,联络周绕,如配厢、夹室、廊庑、周屋、山门、前殿、围墙、角楼之属,成为庭院之组织,始完成中国建筑物之全貌。…………中国建筑物之完整印象,必须并与其院落合观之。国画中之宫殿楼阁,常为登高俯视鸟瞰之图”。

(5)彩色施用于内外构材之表面。“在建筑之外部,彩画装饰之处,均约束于檐影下之斗拱横额及柱头部分,…………保留素面于其它主要墙壁及柱身…………木材表面之纯丹纯黑犹石料之本色;与之相衬之青绿点金,彩绘花纹,则犹石构之雕饰部分。而屋顶之琉璃瓦,亦依保留素面之原则,…………均限于纯色之用。故中国建筑物虽名为多色,其大体重在有节制之点缀,气象庄严,雍容华贵”。

(6)绝对均称与绝对自由之两种平面布局。建筑群落“通常均取左右均齐之绝对整齐对称之布局。…………庭院数目无定。其所最注重者,乃主要中线之成立。一切组织均根据中线以发展,其布置秩序均为左右分立,适于礼仪(Formal)之庄严场合;…………优游闲处之庭园建筑,则常一反对称之隆重,出之以自由随意之变化。部署取高低曲折之趣,间以池沼花木,接近自然,而入诗画之境。此两种传统之平面部署,在不觉中,含蕴中国精神生活之各面,至为深刻”。

(二)中国建筑史之分期

“中国建筑之原始,究起自何时,殆将永远笼罩于史前之玄秘中”。“中国建筑自其源始以至于今,未尝一时停止其活动,其蜕变为继续的,故欲强为划分时期,本为一种不合理且不易为之事。然因历朝之更替,文化活动潮平之起落,以及因现存资料之多寡,姑分为下列各时期。”

1、上古或原始时期(前200年以前),即上古-春秋战国-秦时期。“此期间文献与实物双方资料皆极缺乏。殷、周、战国以来城郭、宫室、陵墓遗址虽已有多处确经认定,但尚有待于考古家之发掘。殷以前则尚无实物可考焉”。

2、西汉、东汉时期(前204-220年),“ 此四百余年间为中国建筑发育时期,…………史籍中关于建筑之记载颇为丰富,…………但现存真正之建筑遗物,则仅墓室墓阙数处,他为间接之材料,如冥器汉刻之类”。

3、魏、晋、南北朝时期(220-590年),“虽在当时政治动荡,战争频繁,民不聊生的情况下,宫殿与佛寺之建筑活动仍极为澎湃。而佛教之兴盛则为建筑活动之一大动力。实物…………雕刻,饰纹、花草、鸟兽、人物之表现,乃脱汉时格调,创新作风,遗存至今者有石窟、佛塔、陵墓等” 。

4、隋、唐时期(590-906年),“隋再一统中国,定都长安,大兴土木,为唐代之序幕。唐为中国艺术之全盛及成熟时期。因政治安定,佛道两教兴盛,宫殿寺观之建筑均为活跃。…………现存实物除石窟寺及陵墓外,砖石佛塔最多。…………唐之建筑风格,既以倔强粗壮胜,其手法又以柔和精美见长,诚蔚然大观”。

5、五代、宋、辽、金时期(906-1280年),“五代、赵宋以后,中国之艺术开始华丽细致,至宋中叶以后乃趋纤靡文弱之势。宋、辽、金均注重于宫殿之营建;…………其佛寺殿宇之现存者,尚遍布华北各省;至于塔幢,为数尤夥。作风手法,特征显著,规例谨慎,循旧制之途径,增减嬗变不已”。

6、元、明、清时期(1280-1912),“元、明、清三代,奠都北京,都市宫殿之规模,近代所未有。此期间建筑传统仍一仍古制。至明清之交”,除开始出现藏式建筑外(此处因为敏感字眼的缘故,无法引用梁先生原文),“更由耶稣会士,输入西洋样式。…………清末,因与欧美接触频繁,醒于新异,标准摇动,以西洋建筑之式样渗入都市,一时呈现不知所从之混乱状态。于是民居市廛中,旧建筑之势力日弱”。

7、民国时期(1912年以后),“ 民国初年,建筑活动颇为沉滞。迨欧美建筑续渐开拓其市场于中国各通商口岸,而留学欧美之中国建筑师亦起而抗衡,于是欧式建筑之风大盛。近二十年来,建筑师始渐回顾及中国固有之建筑,遂有采其式样以营建近代新建筑者。…………今后之中国建筑,亦将如今后世界各处之建筑,将减少其绝对之地方性。然因传统,背景,民族气质等等原素之不同,亦将自成一家,但其形成,则尚有所待耳”。

(三)古代官方关于营造术(建筑)的标准规范

“建筑在我国素称匠学,非士大夫之事,盖建筑之术,已臻繁复,非受实际训练,毕生役其事者,无能为力,非若其它文艺,为士人子弟茶余酒后所得而兼也。然匠人每暗于文字,故赖口授实习,传其衣钵,而不重书籍。数千年来古籍中,传世术书,惟宋清两朝官刊各一部耳。”

1、北宋《营造法式》。北宋李诫在工匠喻皓《木经》的基础上编撰而成的,也是北宋官方颁布的一部建筑设计、施工的规范标准。“诫,徽宗朝将作少监也。全书三十四卷”,编于1068—1077,成书于1100年,“刊于1103年,因名词改变,样式演变,加之士大夫蔑视匠术,故其书已几无法解读。…………民国十八年,中国营造学社成立,…………从事于是书之研究,…………其书始渐可读”,“为研究中国历代建筑变迁之重要资料”。

2、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公元1734年清工部所颁布关于建筑之术书也。全书七十四卷,…………较之《营造法式》…………则不免见拙矣”。

—— 图释常见术语

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木塔(图一)被人们称之为“天下第一塔”,这座寿龄近千年的辽代(1056年)木塔高67米,底层直径30米,外观九层,可用空间实为五层。因每屋皆向塔心收进半柱径,使塔的外观轮廓构成一条优美的逐层收分的曲线,巍巍耸立,秀美壮观。它 是我国现存的唯一木构架制寺塔,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最高的木构建筑。十年前第一次参观时,仅为了“到此一游”,对木塔在形制、结构、斗拱等建筑艺术方面的成就并无印象(说实话真心听不懂),只记得木塔虽稍嫌倾斜,但身姿不失雄伟挺拔,尽管曾遭地震、雷电、火灾等无数天灾以及兵燹,在没有落架大修的情况下,竟可以千年不倒,实属建筑史上的奇迹。两年前再一次去参观,却发现木塔较之过去偏斜、低矮了些许,就像是在风中弯腰背驼的老人,无限沧桑。本想再度凭栏远眺一番,然前往二层阳台(应称做“平坐”,当时不懂)和三层的通道却被封闭了。打听原因,是为保护木塔,以减少不必要负荷所致。因为目前国内尚无维修这座木塔的完备技术,虽说可以拆开维护,但无法再复原回去,故而目前只能做些最为简单的保养,比如减少或是禁止游人上楼参观等等,延缓对木塔的损伤速度,听来令人唏嘘。

木塔在设计和施工上的匠心独具,自然也引起了梁思成先生的注意,他在《中国建筑史》中对应县木塔,特别是对木塔复杂、精美的斗拱部分作了尤为详细的介绍,还插配了木塔的渲染图、外部实景图、断面图、斗拱图、塔刹图以及佛宫寺现状平面图,足见先生对这座木塔建筑艺术的喜爱与重视。

“中国建筑乃一独立之结构系统,历史悠长, …………中国建筑之个性乃即我民族之性格,即我艺术及思想特殊之一部 …………”。作为普通受众,在赞叹古建筑奇伟、感叹民族智慧之余,是否也应提高对古建筑艺术的鉴赏力呢?

中国古建筑术语浩如烟海,出版有各式的辞典、词海,网上也有不少这方面的资料,但对业外人士而言仍似太过专业,殊难理解。特遴选了一些在《中国建筑史》中经常出现的术语、名词编录如下,并配以图片,希望能借图达意。这诚然是我的兴趣和乐趣,当然希望我的劳动,对热爱人文旅游或是对中国古建筑艺术饶有兴趣的朋友,能有些许裨益。谬误自当难免,诚请斧正,以期共有提高。

一、古建筑结构

(一)构架制(图二)

即“以立柱四根,上施梁、枋(按开间方向连贯两柱间的横木为梁;按进深方向连贯两柱间的横木为枋),牵制而成为一“间”。梁可数层重叠称“梁架”。每层缩短如梯级,逐级增高称“举折”,左右两梁端,每级上承长榑,直至最上为脊榑,故可有五榑,七榑至十一榑不等,视梁架之层数而定。每两榑之间,密布栉篦并列之椽,构成斜坡屋顶之骨干;上加望板,始覆以瓦葺。四柱间之位置称“间”。通常一座建筑物均由若干“间”组成”。一般建筑由奇数间构成,如3、5、7、9间,开间越多,等级越高,紫禁城太和殿为11开间,是现存最高等级的木构古建筑。“此种构架制之特点,在使建筑物上部之一切荷载均由构架负担;承重者为其立柱与其梁枋,不借力于高墙厚壁之垒砌。建筑物中所有墙壁,无论其为砖石或为木板,均为“隔断墙”(Curtain Wall),非负重之部分。是故门窗之分配毫不受墙壁之限制,而墙壁之设施,亦仅视分隔之需要。欧洲建筑中,唯现代之钢架及钢筋混凝土之构架在原则上与此木质之构架建筑相同。所异者材料及科学程度之不同耳”。谚语“墙倒屋不塌”也正是这种构架制的真实写照。

(二)古建筑的“三分”(图三):是指建筑在立面上划分成三个部分,即屋顶、屋身、台基(或称阶基)。其中官式建筑屋顶体型硕大、出挑深远是建筑造型中最重要的部分。



Copyright © 南京南京墙绘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