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墙绘联盟

亚洲最高墙绘!这个老外在46米高空上,给上海添色~

上海吃喝玩乐2019-02-09 11:34:37

近日,行经杨浦大学路的人们会看到这样一幕:一个大胡子意大利人操控着高空车,站在三四十米的高墙前作画。大学路上两幢原本空白的楼面,像被施展了魔法般一夜之间变成充满立体感的油画。其中一幅高46米的巨型作品,是迄今为止亚洲最高的墙绘。


城市变成孩子的游乐场


在Millo的画中,总有这样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他们在大城市的钢筋水泥环抱下无忧无虑地玩传声筒、放纸飞机、骑木马、抓迷藏、拉大提琴……从都灵到伦敦、从巴黎到上海,全世界20多个国家的高楼墙面成了Millo的画布,画里画外,梦幻的场景与真实的城市空间融为一体。



“画中的小男孩是谁?是你自己吗?”“其实这个男孩和女孩并不是真的小孩,而是我们每一个人。”这就是Millo画笔下的故事:在这座城市的钢筋水泥里尽情游戏的孩子,其实就是每个成年人心里住着的一个小孩。


神话里的龙很大,在画里却变成了一条可爱的红色小龙。男孩把小女孩背在身上,在密集的楼房间穿行,翻过一片片巨大的荷叶,就为了看一眼这条小龙的模样——这副高46米的墙绘呈现了一个充满童趣的场景。



我们小时候都有探寻新奇事物的经历,可是高楼大厦间不可能有荷叶,龙也不可能真的出现。而这些“不可能”都在Millo的画中成真。Millo说,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先闲逛一日采集素材,小龙、荷叶、梧桐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元素就是从上海的城市风光中获得的灵感。


最终这幅46米高的墙绘,从草稿到完工,加上中间两天因下雨被迫停工,前后历时14天才完成。

在46米高空作画



来到上海以后,经纪人曹彬开始为Millo寻找适合绘画的大楼,在众多的建筑当中,杨浦的大学路给她留下最深的印象。曹彬在这里拍了一些大楼的照片给Millo挑选,从众多照片中他一眼就看中了这幢高46米的大楼。“我感觉这是个巨大的挑战,这也是我迄今为止画过最高的墙绘。”


为了完成这幅画,曹彬专门租了一辆45米的高空车。在高空中画巨幅的墙绘,和在平地上是完全不同的挑战。记者亲身体会了一下,大楼顶上的风特别大,巨大的墙面近在咫尺如同一个庞然大物,几乎无法判断方位,一点点细微的晃动,在高空中就会引起剧烈的震动。但这一切对于Millo来说都驾轻就熟。



真正作画前,Millo会根据楼房形态和现场周边环境设计一个草稿图。但即便有草稿图,上到高空中面对这么巨大的墙面,如何把握画面比例和方位就全凭感觉了。“很多艺术家都问他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Millo的神奇之处。”曹彬告诉记者。


创作的第一天,Millo先用一根长7米的加长杆站在高空车上远远地打一层草稿。与墙面保持一定距离是为了更好地把握整体画面感。虽然有草稿,但他几乎不看,上去徒手就开始画。第二天开始近距离作画。首先上阴影,不同的画面元素有不同灰度的阴影,使得画具有强烈的立体感。然后是线条和颜色,画中的人物和楼房用简约的黑白线条勾勒,具有创意点的重要元素用鲜明的色彩来点睛。



墙绘最怕遇上雨天,为了抢时间,Millo的工作安排得非常紧凑,在上面一待就是几个小时,从早到晚几乎只有吃饭的时间才能停下来休息。白天连着黑夜,到了晚上,他就打着一盏探照灯继续工作。楼下街灯闪烁,车辆川流不息,楼上,Millo忙碌的身影在繁忙的城市背景下显得如此渺小……

将艺术引入城市空间


在上海,人们最熟悉的外国涂鸦艺术家可能是在康定路、自忠路等拆迁工地上涂鸦的法国人“柒先生”(Seth)。一年前,“柒先生”发起了一个名叫“为爱上色”的艺术项目,在全球范围内召集了15位来自法国、阿根廷、德国、意大利、美国、巴西等国的艺术家,到中国的5座城市、11个乡村画墙绘,将艺术和色彩融入当地文化。Millo就是其中之一。



“巨幅墙绘不同于涂鸦,它会改变城市的景观,因此要充分利用周边环境,让画面上的色彩和元素与周边建筑物搭配起来,更好地融入城市氛围。”Millo不用喷漆,而是用画笔和刷子手绘,每一笔都是一次过,不能重来。



“Millo从小就有过人的绘画天赋。”在Millo世界各地的墙绘之旅中,一直陪伴在旁的女友兼助理Ele回忆起小时候到MIllo家的经历时说:“Millo从小在奶奶家长大,南意大利村庄的大山、河流、各种人物在他的笔下都成了栩栩如生的画面,而那时Millo只有4岁。”长大后学建筑,到后来痴迷于墙绘,他一直没有停止过画画。



Millo在上海一个月,分别在大学路和虹桥天地完成了3幅墙绘作品,异想天开的画面为人们开启了不一样的想象世界。

Copyright © 南京南京墙绘联盟@2017